生平簡介
生平行誼
三山行蹟
願行成就
教育理念與志業
著作書目
 
 
 
 
 
 
 
 

 


生平行誼 [][二][]

 

四、東南行印度佛國之旅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民國三十二年得消息,父亡雙妹死,悲慟至極;念老母,離蜀南下,經柳州、鬱林重返舊地,以畫作義展助孤兒院、為醫藥救濟,得當地人士招待居鬱林,靜室潛思七日;悟宗教與藝術之融匯,得「藝與道合」、「道通乎藝」之妙旨,心境豁然。三十四年初夏,抗戰勝利回廣州,見祖母、母親及幼弟,抱頭痛哭,恍如隔世,目睹殘磚亂瓦之廢地上、風雨中,燕子飛翔似尋故宅,不禁悲悽中生,寫一幅大畫,題詞曰:「冒雨衝風尋故宅,燕歸何處認巢痕?」

         復員之初,生活貧苦,每個人都積極找工作以維持生計,當人人正汲汲於職掌之際,唯有這位畫家,反倒更專心致力於她的寫作與畫作,準備經東南亞到佛國印度。因戰後生活蕭條,接受廣東文獻館簡又文館長聘請,寫「崖門奇石」亡宋遺蹟,包含楊太后祠,輯錄在民國三十四年廣東文獻專輯,所得經費作為奉母及幼弟求學之資。三十五年應國立華僑三中聘,任教國文二年,並擔任遷校廣西龍州後之高三導師,於共黨多事之秋,曾為學校處理學生事件有功,得李育蕃校長及主任協助,於三十六年夏出鎮南關,因法領事之助,搭乘軍機至同登,滯留一夜再飛涼山轉河內、西貢,其間應邀於法新聞處舉行個展,後由堤岸到高棉,隨同巴黎東方歷史博物館考察隊,前往世界奇景吳哥窟,描寫佛教雕刻史蹟,此為東南亞之旅中極其難得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高棉行之後,續經新加坡、馬來西亞各地,再由檳城乘輪到印度加爾各答,隨即進入先地尼克坦泰戈爾大學,居留前後四年多,首先研究印度藝術及參訪佛陀行蹟聖地,著有《印度藝術》、《中國畫話》二書,於佛教藝術之創作,尤其致力阿姜塔(Ajanta)石窟壁畫臨摩,有「佛子乞法圖」等作品。

         民國三十八年於加爾各答藝術館舉行畫展,由中華民國駐加爾各答總領事與加城美術館聯合主辦;明年於新德里舉行畫展,由全印美術協會主辦,羅家倫大使主持開幕;再於馬達拉斯博物館舉行畫展,由南印度畫家協會及巿立博物館聯合主辦。曾參訪印度三聖哲之一的阿羅頻多,於其位於旁地奢里之修道院。兩年後擔任客座教授及藝術院研究員,其間曾上喜瑪拉雅山寫「雪藏之家」大橫披之創作,潛心佛教藝術之研究,在異邦獲致崇高榮譽。
 

五、寓禪心於畫意 創「原泉」輔教化


         民國四十年冬,法師由印度返回僑居地香港,任教頗負盛名之寶覺女子學校、寶覺學校,次年創立香港「雲門學園」,培養青年研究佛教、文學、藝術,其名取義於「雲」山之「門」徒,經常舉行佛教文物、美術、音樂欣賞會,最著名的是在香港舉行的「雲門畫展」,各大報皆以極大篇幅報導該畫展的成功。

         民國四十三年出版恩師嶺南畫祖高劍父先生的著作《我的現代國畫觀》,並再版《印度藝術》。四十四年環宇周行前一月,舉行雲門師友聯合畫展於香港聖約翰堂畫廊,以紀念高劍父先生冥壽。法師繪畫之成就,固然極受高劍父先生影響,而在師承之中又有所創新,合中西繪畫優點,本是嶺南派的基本畫風,然而法師在畫中更集合儒、道、佛三家思想,形成個人獨特的風格,同時將早年修習的禪宗佛典蘊涵其內,可謂禪心融於畫意。民國四十一年與新亞書院董事長趙冰大律師、唐君毅教授創辦原泉出版社,發行《原泉月刊》,自任主編;雜誌內容以文學、藝術融匯儒佛思想,與唐教授共同研究創刊辭曰:「斷煩惱而修悲智莫尚乎佛;由仁義以行教化莫尚乎儒。」提倡儒佛文化及其對人生社會之淨化思想,民國四十四年十二月一日《原泉》創刊,在香港發行四十八期,當時讀者莫不以手執一卷為樂事,梁敬群教授曾撰長文〈從原泉到江海〉而為期許,民國五十六年,以香港動亂,法師應聘來台講學、辦學,為培育佛教中堅人才,融文化、藝術於佛法之研究,故原泉出版社亦於七十年四月一日在台灣註冊,不斷出版佛教經書、佛教文化學術論著,以及曉雲法師著作。另外,《原泉》雜誌先自民國六十七年五月出刊報導性內容一期,再於民國七十年元月起正式復刊,由蓮華學佛園、華梵佛學研究所師生之雲門青年分工合作,擔任編輯、撰稿、打字、發行等工作,秉承師意「建教合一、身心並用」,藉工作以錘鍊身心,迄今已發行一百七十六期。
 

六、環宇周行悲願宏深


         民國四十四年初夏,開始環宇周行,以不甘滿足於課室內的有限教育,為多瞭解世界文化教育,法師素懷「讀萬卷書行萬里路」之行願,曾許願將來不僅奉獻佛教教育文化工作,並希望為佛教興辦社會大學,當然必須廣增見聞,尤其對世界教育文化,需先作多方探討,所以繼中國東西南行之後,即束裝遠行。由於法師非常尊重文化本身之傳統精華,因此總是默默考察,尤其在美、法、比利時等地居留期間,直接瞭解各著名大學歷史,以及教育有關之各種設施,跡歷三十餘國,環宇周行三年多,非為遊山玩水,也不是走馬看花,主要在增廣見聞、擴展胸襟,實際體驗行雲流水,孤蹤萬里的行旅生活,雖早年即有出世悲願,但那並非一般遺世獨立、羽化登仙的自了,而是要入世有所貢獻,故須具備出世的犧牲精神;但入世是艱難的道路,環境複雜混淆,唯有更精深廣泛的磨練,更敏銳的感受力與冷靜的思緒,才能應付自如,所以決心環宇一周,原因亦在乎此。

         環宇周遊各國,不論到各大學或博物館,乃至各宗教修道院,總是抱持貢獻文化教育的崇高理念而細加觀摩;由於法師本身為著名畫家且具足人緣,因而得到當時有名書家、畫家、政治家、教育家等具函推崇介紹,故到法京、美京都受到大使館、領事館的招待與協助,所經之處每有機關政要為籌備畫展,而屢次都掀起高潮,不論在何處,不論何種膚色、種族的人,對於她那寓意深遠的畫,都會有深刻的體認,各地報紙皆以大篇幅介紹她的人與畫,佳評如潮,使得各地中國人都與有榮焉,而外國人對法師的畫所以讚美備至,主要因為它表現出中國悠久的文化精神、至深的哲理與奧妙的禪機。

         當時旅居西德的蕭師毅教授曾讚揚說:「她畫中的若有若無,引人入勝之處,並不是技術,而是哲學、宗教和文學詩詞陶練後的啟示,如果王維再世,對她的作品一定也會撚鬚微笑的。」西方世界尤其不曾見過如此動人的畫,藉著法師的畫作,他們對於歷史悠久的神秘古中國,總算開始有了正確的認識。西德佛萊堡一家大報,刊登了蕭教授這篇稱頌法師的畫,是以「中國惠贈西方的禮物」為題的文章。至於參觀各大學,也尤其得力於蕭教授之助,例如在佛萊堡大學(Freiburg University)的成功書畫個展,使她得以書畫展作為橋樑,而與各方人士見面交往,所以在德國停留較久,并曾探訪海德格(Martin H),得他所贈送一部精要小書。

         隨後參訪希臘古文明荷馬出生地,以及舊雅典柏拉圖的荷園,親眼見識荷園門前的奇花異景;尤其由希臘教育部主辦,在愛琴海岸寫生的畫展,更是盛況一時,當時中國駐希臘大使溫靈源博士,深識希臘古文化,經其介紹與導遊,感受、體認尤深,逗留一個月,認識當地青年與學者,這在遊學參訪中也算是收獲豐富的。經環宇周行的歷練,更堅定個人的毅力與精神,一切忍耐與辛勞,皆為增進對世界文化教育精神之瞭解,提供日後創辦華梵大學極多參考。

華梵大學網站
圖書館
校車時刻
 
 
 

 

 


華梵學園
台北縣石碇鄉豐田村華梵路1號
 TEL:(02)2663-2102轉2120  E-Mail:
pr@cc.hfu.edu.tw (公關室)
請用IE 4.0以上 解析度1024*768最佳